当前位置(wèi zhi):首页 > 推理故事

完美杀局

来源:凯发娱乐故事网时间:2019-04-22作者:月光寒
凯发娱乐

      林南白手起家,三十来岁已经成了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可是事业的成功却不能掩盖他婚姻(marriage)的失败,他和妻子白吟一直感(gǎn)情不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随时能成为“家庭(family)战争(zhàn zhēng)”的导火索。

  这晚,林南又和白吟大吵一场,然后气冲冲地摔门而去。路上,他约好友张扬出来一起(yī qǐ)喝几杯。张扬还真够朋友,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还给他推荐了一个好地方——帝豪夜总会。

  林南平时很少来象夜总会这种地方,或许是以前穷怕了,所以现在赚钱才是他生命中最大(largest)的乐趣。不过今天他心情不好,很想放纵一回,所以当张扬提出找几个小姐做陪的时候(When)他也没有拒绝。

  很快就有几个女孩儿涌了进来,林南无意中一抬头就愣住了。这几个女孩儿可谓燕瘦环肥,各有各精彩,可是他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张扬感觉非常奇怪,那个女孩的身材并不出众,模样也算不上出类拔萃,真不知道(knew)怎么能入林南的法眼。不过他很快就恍然大悟了。

  “楚云!”林南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

  “您是在叫我吗?”那女孩儿甜甜一笑,“我的名字叫露露!”说着在林南身边坐下来,亲亲热热地挽住了他的胳膊。

  林南叹了口气,本来她不说话还有几分自己(his)初恋情人的影子,现在连影子也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露露似乎看出了他心情不好,所以频频劝酒,林南来者不拒,很快就醉得人事不知。

  等他醒过来天已经亮了。他发现自己(his)正赤身裸体地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屋子布置地非常雅致,空气中还漂浮着若有若无的香气,似乎是个女子的闺房。

  昨晚的事他只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似乎自己被人搀上了汽车,然后到了一个小院……是谁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后来又做过些什么,他全都记不起来了。可是看屋里的暧昧情形也能想象得出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过什么事。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好象有人正在洗澡。林南不知怎么应对见面的尴尬,穿好衣服就要离开(absence),可是走他到门口又折了回来,从钱包里掏出一把钞票(piào)放在茶几上。

  正在这时,浴室门一开,有人围着浴巾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擦着湿漉漉的长发,果然是那个叫露露的女孩儿。

  “没想到你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在那方面却是那么疯狂!”露露瞟了他一眼,吃吃地笑了起来。林南这下更是手足无措了:“我想该走了,再见!”

  露露举起钞票(piào)在嘴边夸张地亲了一下,朝着他狼狈而逃的背影叫道:“先生,欢迎你下次再来……”

  这次的事很快就被林南给抛到脑后,这只是他人生旅途中的一个小插曲,对于他来说这根本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他不知道(knew)这一切却是他人生噩梦的开始(appeared)!

  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林南忽然接到张扬的电话,让他赶紧出来一趟,说是有性命(xìng mìng)攸关的大事相商,听语气不象在开玩笑!

  林南赶到的时候(When)张扬正焦急地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烟味。

  张扬一见他就凑了过来,一脸紧张地问:“我问你个问题(wèn tí),你可要老实回答,那天我们从帝豪夜总会出来后你去了哪里?”

  “当然是直接回家啦!”林南笑了笑,“你以为每个人都象你一样夜夜离不开女人呀!”

  “谢天谢地!”张扬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如释重负地坐在沙发上,“可把我给吓坏了,你不知道吧,那天一直陪在你身边的那个小姐叫露露的你没忘吧?我刚得到消息,说她被查出感染了爱(love)滋病,我好象记得那天她是和你一起(yī qǐ)离开(absence)的,幸好你们没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事……”

  “爱(love)滋病!”这几个字象晴空霹雳一般把林南给炸蒙了,后面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正在喋喋不休的张扬终于发现了林南的异样,他很快回过味来:“难道你们真的……糟糕!不过别急,只要做了防范措施被感染的机率并不高,你别告诉我你们没用安全(ān quán)套吧?”

  “我当时喝多了,所以什么也记不得了。”林南大脑一片空白。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张扬安慰他道,“其实并不是所有(suǒ yǒu)的人都会被传染,别自己吓自己,我看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林南一听急忙站起来朝外就走,没想到张扬却把他拉住了,他说这种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毕竟林南也算是个知名企业(qǐ yè)家,闹得满城风雨就麻烦了。张扬说他有个表弟在市医院当大夫,请他帮帮忙应该可以(can)绕过些繁琐程序,而且(ér qiě)不用担心( dān xīn)消息泄露。林南已经慌了神,忙说一切都按他说的办。

  张扬把他的表弟约出来讲明了情况,医院有人事情(shì qing)自然(zì rán)办得非常顺利,抽血后对方让他们三天后来拿结果。

  林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他恨自己怎么会那么贪杯,更恨那个害人的露露!林南让张扬改道去露露住的地方,张扬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露露租住在一个即将(is about)改造的城中村,是个单独的小院儿,可是里面的房门紧闭似乎没人,林南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抬腿把门踹开了。屋子还是那个屋子,可是记忆中的温馨已经被一片狼籍取代,里面除了东倒西歪的物品还散落着许多(xǔ duō)撕碎的纸片。

  林南随手捡起几张才发现那些全是从介绍爱滋病的书籍上撕下来的,不光有文字,还有许多(xǔ duō)触目惊心的艾滋病图片。他似乎能从这一片“废墟”上想象得出屋主人当时的绝望和疯狂!

  “张扬,帮忙帮我把她找出来!不惜一切代价!”林南的声音阴冷得象冰。

  接下来的几天林南度( dù)日如年,他疯狂的搜集了不少关于艾滋病的资料,可是他越看越害怕,这种世纪绝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有钱的或许能延长生命,不过那也就意味着你将多承受一段时间的痛苦!他看得简直要发疯了!

  终于到了谜底要揭晓的时候了,林南站在医院门口怎么也迈不出脚步,张扬叹了口气:“还是我替你去看结果吧!”

  张扬很快就出来了,从他沉重的脚步和紧皱的眉头就知道事情(shì qing)恐怕不妙。林南一把抢过了他手上的检测结果,上面明明白地写着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结果为阳性!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属于他的一片天空终于还是塌陷了!

  没想到一直在河边走的张扬没有湿鞋,而自己的偶然放纵却引来致命的恶果!

  张扬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劝他,这时有电话打了进来,露露终于被找到了!可惜她现在已经变成了墓碑上的一张照片!

  林南站在她的墓前,心已经沉到了无底深渊。张扬解释说他打听到露露是自杀的,遗书说的明明白白,她实在不愿意面对艾滋病晚期时恐怖情景,与其那样还不如现在就离开这个世界(world),起码还能给别人留下一个比较美好的印象……

  “要不要让嫂子也去检验一下?”张扬想到了另外的可能(kě néng)。

  “不用了!”林南苦笑起来,“我们已经好几个月分床而居了。也幸好如此,少一个受害者总是好事!我们回去吧!”

  一路上林南脑海里都在回想着露露的遗言,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也许她的选择才是目前最好的。自己也该好好打算一下了。

  林南和白吟的结合其实有很深的功利性,他抛弃了相恋多年的女友娶了白吟其实是为了借助她那个很有权势的父亲,没有他的大力支持(zhī chí)也就没有林南的现在。可是他虽然得到了金钱却毁掉了三个人的幸福,白吟其实也挺可怜的,她不过是自己前进路上的一块跳板罢了。

  林南彻夜未眠,他到律师楼起草了一份遗嘱,把他的全部财产(cái chǎn)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留给妻子白吟,另一部分留给了他的初恋情人楚云,那是他生命中唯一(wéi yī)真正爱过的女人。他亏欠两人太多,可惜这辈子是无法(to be)还清啦!

  林南已经给自己设计好了结局,他将死在一场意外的车祸中,真相就让它永远被淹没吧!他离开了家准备前往自己选定的事故地点——一段崎岖的山路,那里是事故高发地区,想来多自己这一桩也不算什么意外吧!

  车子没出多远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个本不应该见到的人,一个本应躺在坟墓中的人——露露!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当他停下车冲了出去,对方已经消失在人流中了。林南是个无神论者,他可不相信什么鬼神之类的事。刚才看到的究竟是幻觉还是一个和露露相象的人?只是世上有这么相象的人吗?

  林南正打算去找张扬商量一下,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连收到(shōu dào)了几张彩信图片。林南看过之后握紧了拳头,眼里似乎能喷出火来。突然,他浑身颤栗起来,因为他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kě néng),也许露露根本就没有死!她的“死”或许只是一个阴谋的一部分。林南勉强压下了心头的怒火,随即拨通了张扬的手机。

  张扬赶到帝豪夜总会的时候林南已经喝了大半瓶红酒,见他进来连忙给他也斟满了酒。

  这时,门一开,一个浓妆艳抹的几乎(much)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小姐走了进来,她脸上堆着职业性的微笑,人还没走近一股刺鼻的劣质香水味先扑面而来。林南厌恶地皱起眉头,不悦地道:“我不是吩咐没事别来打搅吗?”做小姐的都善于察言观色,她一见气氛不对知道自己触霉头了,赶紧道着歉退出门去。

  张扬对于选择这里会面十分不解,按说林南应该最反感这里才对呀!

  “事情从这里开始(appeared)当然要在这里结束(jié shù)!”林南淡淡一笑,“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来,先为我们十几年的友情干一杯!”说完首先举杯一饮而进。

  张扬犹豫了一下也把酒干了。

  “情已经叙过了,那么咱们之间的帐也该算一算了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张扬有些结结巴巴。

  “什么意思?是谁把我带到这里来的?是谁故意把我灌醉的?是谁跑来告诉我可能被感染了艾滋病的?是谁带我做的化验和取的结果,又是谁告诉我露露自杀的?这根本就是你精心策划的一个骗局!目的就是想通过种种暗示逐渐摧毁我的意志,让我一步步沿着你设计好的路走向死亡!如果没猜错的话,你的那个表弟和露露都是你找的托吧?真没想到,我最好的朋友却在背后狠狠捅了我一刀!”

  “没想到我的一番好心却被当成驴肝肺!你有什么证据,再说我为什么要害你!”张扬叫起屈来。

  “要证据很简单,来这儿之前我又做了一次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你的两个帮凶我也派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林南把手机扔到他面前,上面是两个人赤身裸体的激情画面,女的赫然是林南的妻子白吟,而男的竟然是张扬!林南恶狠狠地盯着张扬,他虽然不爱白吟,可是并不代表他不介意自己戴绿帽子(caps),况且那个男人还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这恐怕就是你要杀我的原因吧?我死了你就能人财两得!好一个‘兵不血刃’的毒计呀!我差点真上了你的当!”

  张扬望着手机上的画面脸上阴晴不定,不过他很快就换上了一副绝决的表情。

  “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张扬非常爽快的承认了。原来,张扬一直在暗恋白吟,可是她却嫁给了林南。可惜这么好的女孩儿林南却不知道珍惜,白吟简直成了他心情不好时的出气筒。是张扬无微不至的关怀温暖了白吟那颗破碎的心,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林南不喜欢白吟,却一直不肯和她离婚(lí hūn),损失一半财产(cái chǎn)的傻事他可不干!张扬决心把心上人救出火海,所以才策划了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杀局。

  似乎就连老天也在帮他,因为一个叫露露的女孩儿在他需要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她和楚云相似的容貌对林南来说无疑是个最好的诱饵!事情本来进行的非常顺利,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向来是有仇必报,谁对不起我我将以百倍还之!”林南咬牙切齿地道。

  “我对自己的所做所为一点也不后悔!”张扬冷笑道,“以你的性格,要是被你发现我和白吟的事也绝不会放过我们,我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自己。”

  “好,既然你心狠也就别怪我手辣!”林南的笑容异常阴森,“不妨告诉你,你刚才喝的酒里我下了毒药!”

  “我死了你也脱不了干系!”张扬的脸色苍白起来。

  “是吗,那你不妨先听听我的解释!”林南得意洋洋地道,“我得了绝症,所以才约你出来交代后事,那杯酒本来是留给自己的,谁知你做贼心虚,以为自己的阴谋暴露,害怕我的报复,所以趁我不备调换了酒杯,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怎么样,这个理由说得过去吗?”

  张扬听了不但没急反而(fǎn ér)露出一丝嘲弄的微笑:“还是你因绝症而自杀比较合理一些。其实喝了毒酒的人是你,因为我真的调换了酒杯!”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没想到林南听了居然一点也不慌张,“你的确非常了解我,可是同样我也对你了如指掌。你的谨慎和多疑都在我的算计之中,其实放在我面前那杯才是真正的毒酒,是你的自做聪明害了自己!哈……”

  这下张扬再也笑不起来了,因为他已经能感觉到腹内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痛苦,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可是又很快地倒了下去。

  林南冷冷地看着张扬一点一点停止了抽搐,然后才装做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

  林南的诡计没能得逞,因为警方接到一个匿名电话,然后在房间的隐蔽处发现了一个微型录音机。证据确凿,岂容他抵赖!

  几天后,露露出现在两百里地外的一个山村外的坟墓前,那墓碑上赫然写着:楚云之墓。

  “姐姐,你安息吧,那个负心人终于得到了惩罚!”露露泪如雨下。

  原来,她就是林南初恋情人楚云的妹妹。当年楚云已经有了身孕,可是林南为了自己的前途不顾她的苦苦哀求绝情而去,这让痴情的楚云精神崩溃,整日以泪洗面,没多久就跳崖自杀了,一尸两命!当时的露露岁数还小,可是姐姐的惨状深深地印到她的脑海了。当她无意中再见到林南后复仇的念头开始象野草一样在心里疯狂生长。她开始了对林南的监视,却无意中发现了白吟和张扬的事,当她偷听到张扬的计划(jì huà)后不由拍案叫绝,于是故意被张扬发现,后来又装做贪财加入其中。

  她恨林南不假,可是也不希望阴险的张扬逍遥法外。所以她只露了一面和发了几个彩信就成功的引得两人狗咬狗。那个录音机是也是她偷偷放置的,还记得那个浓妆艳抹的小姐吗?那就是她假扮的……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尼姑庵里风流案

下一篇:洞房夜冤案

标题:完美杀局
地址:http://www.deseloper.org/dgvxjd.html
声 明:k8凯发娱乐完美杀局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凯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