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èi zhi}:首页 > 推理故事

花丛中的全裸女尸

来源:凯发娱乐故事网时间:2019-04-22作者:未知
凯发娱乐

峡口风景区离江城市{cities}中心{center}大约{about}30分钟的车程。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鸟语花香,景色怡人,是旅游休假的极好去处,因此{therefore}每年的长假期间,这里游人如织。成为有实权的官员和有金钱的商贾们放松身心的乐园。

  10月7日,是“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清晨,来峡口风景区度{ dù}假的官员和商贾们,在这里让自己{zì jǐ}的身心得以充分放松之后,纷纷启程“回宫”了。上午{morning}9点钟,峡口休闲屋雇请的花工赵明阳照例走进花圃给花浇水。当他来到一丛娇艳似火的美人蕉前,两眼倏地一下瞪得老大:在几株火红的美人蕉旁,躺着一个年轻姑娘。姑娘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脖子上勒着一条男用绢丝围巾,看样子已死去多时。

  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乔灵运接到报警电话,立即带领助手郭天和陈芳芳赶到现场开展调查。被害人的身份很快被查清,她叫欧阳明美,是江城市亚美服装总公司的服装模特。通过对勒死欧阳明美并留在现场的那条绢丝围巾的调查,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欧阳明美的前男朋友——亚美服装总公司的服装设计师温立欣。

  但对温立欣的一些做法,乔灵运感{sense}到不可理喻:为什么在欧阳明美死后他才奸污她?为什么要把欧阳明美的尸体搬到花圃里去?为什么把欧阳明美的衣服、鞋子都统统带走?又为什么要在观场留下重要的证据围巾呢?

  10月10日,正当乔灵运他们准备去拘传温立欣时,却接到温立欣的父亲的报案,说温立欣自10月1日离家出去度{ dù}假,到现在也没回来,打他的手机也不通。老人最后神情紧张地悦:“他会不会出什么问题{foul-ups}?”

  乔灵运审慎地注视着老人那张饱经风霜的脸,确信他说的全是实话。温立欣的失踪,必定使这案子复杂化了,乔灵运这样想着。

  转眼间又过去了一个星期,对案子的调查依然进展甚微。尽管在多家报纸和电视台刊播了寻人启示,但警方仍然没有得到关于温立欣的丝毫线索。

  10月16日,海通汽车客运站寄存处的职员江宏在整理行李架时,不慎将一只旧皮箱碰落到地上。未上锁的皮箱开了,里面装的衣物散落一地。江宏蹲下身来,准备将散落的衣物拢回到皮箱里。

  他首先捡起一只旅行{trip}帽,发现帽子{mào zi}上粘着血块般的东西,心中有些疑惑。转过脸朝箱子里一看,见有一只女式坤包,他顺手拿起来打开。坤包里除了女人用的化妆品外,还有一部手机、两张银行卡和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赫然印着欧阳明美的名字。江宏顿时大惊失色,将坤包往地上一丢,逃也似的向门外冲去。他看过报纸上报道的裸尸命案,没想到被害人的衣物会在这里。

  接到海通汽车客运站保安的报警电话,乔灵运带领郭天和陈芳芳不到10分钟便赶了过来。检查发现,皮箱是在5月8日早晨——发现命案的第二天寄存的。皮箱里的衣服一部分是男装,一部分是女装。经有关人员指认证实,那些女装正是欧阳明美遇害那天穿的,而男装是温立欣的,而且{but}温立欣的银灰色风衣和白色衬衣上还粘着血污。据解剖尸体的法医说,欧阳明美的尸体没有外伤,但鼻孔里残留着许多{many}血,温立欣衬衣上的血污。可能{kě néng}是死者鼻腔出血留下的。由此可以{ kě yǐ}推断,温立欣在勒死欧阳明美时,不巧碰破了她的鼻腔,鼻血溅在了他的衣服上。现在终于找到了温立欣为什么带着欧阳明美的衣服、鞋子离开{lí kāi}峡口休闲屋的答案了,因为他不能穿着那些被血粘污的衣服在路上走,于是利用身材与欧阳明美相差甚微的条件,男扮女装逃走了。

  但又有一个新的问题{foul-ups}让乔灵运感{sense}到不可理解:温立欣逃离峡口风景区后,把那些粘血的衣服随便往峡谷或长江里一扔不就完事了?为什么要装进皮箱里寄存到客运站呢?难道说有什么特别的用意?

  离开{lí kāi}海通汽车客运站,乔灵运苦苦地思索着这些问题。蓦然间,他脑子里灵光一闪,觉得有必要再去案件现场调查一番,于是带着陈芳芳驱车直奔峡口风景区而去。

  峡口休闲屋的女老板见警察{policeman}再次登门,颇有些意外,但还是笑容可掬地接待了他们。

  乔灵运问:“欧阳明美遇害的那天晚上,有没有单个旅客在你这儿住宿过?”

  女老板想了想,回答:“有!是有一个独自来住宿的。”

  “男人?”

  “是的!”

  乔灵运点点头,又笑着问:“他什么时间住进来的?”

  “大约是晚上7点钟吧。他说等女朋友来,等到最后一班开往这儿的公交车,仍没有见他女朋友来,所以一个人住了一夜。第二天乘头班公交车回去了。”

  “那位先生和温立欣哪一位先来的?”

  女老板和服务{fú wù}台的一名小姐低声交谈了几句,然后由小姐回答:“那位先生是在温立欣到后不久{shortly}来的。我给204房送开水去的时候{When},那位先生正站在柜台前,老板让我带他去的206房。”

  “登记簿呢?”

  “喏!”女老板从桌上拿起一个本子递给乔灵运。乔灵运接过登记簿,顺手给陈芳芳:“看一下10月6日的登记。”

  陈芳芳打开登记簿,很快找到10月6日的旅客住宿登记,念给乔灵运听:“6日在206房住宿的旅客叫万映光,枝江市人,42岁。”

  乔灵运瞥一眼登记簿:“上面的登记不是万映光自己{zì jǐ}填写的吧?”

  女老板一愣:“啊!是照客人的吩咐,我填写的。”

  “那么,也没有查验身份证?”

  “没、没有。”女老板一脸紧张之色。

  “那这登记就没有多大用处了,名字也是假的。”乔灵运肃然地看着女老板的脸,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一沓照片递过去,说,“还记得他的脸吗?你们看看,在这些照片中有没有那个自称万映光的男人!”女老板与服务{fú wù}台小姐脸碰脸地一张张翻看着照片,突然,两人兴奋地抽出其中的一张照片,同声道:“咦!就是他!没错16日晚上独自住进206房的就是这位先生。”

  乔灵运看着她们指出的照片,满意地笑了。

  从峡口休闲屋出来,乔灵运领着陈芳芳朝后面的山上走去。

  陈芳芳不解地问:“乔队,你这是要去哪儿?”

  乔灵运笑着说:“你看这里的风景多美?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我们也该去拥抱拥抱大自然{zì rán}!整天在水泥柱子中打转,人都要老得快些!你说是不是?”

  陈芳芳明白,乔灵运绝对不是想去欣赏这里的优美风景,而是有了什么新的发现,于是问:“你要去寻找什么?”

  乔灵运快步朝一片长得葳蕤的乱草丛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找一个人。”

  “谁?”

  “温立欣!”

  陈芳芳一惊,快步赶上乔灵运,疑惑地问:“你是说,失踪的温立欣就藏在这山冈里?”

  “正确!”乔灵运转过脸看陈芳芳一眼,肯定地说,“不过,藏在这山冈里的是他的尸体。”

  “温立欣死了?”陈芳芳又是一惊。

  “不错!”

  “什么时间?”

  “10月4日。他在这里被人杀死了。”

  陈芳芳第三次吃惊了:“这么说来,温立欣在欧阳明美被害的前两天就被杀了?”

  “是啊!所以我们在报纸和电视台刊播寻人启示后,才一点儿线索也没有。”

  乔灵运和陈芳芳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蜿蜒而上,来到被杂木林掩盖着的草木茂密的斜谷间,在一个山洞前停下来。乔灵运拨开草丛,朝洞里窥视一下,对陈芳芳说:“你看,果然不出我所料,人就在里面。”

  陈芳芳朝洞里张望一眼,立刻惊愕地往后退去。她看见,洞中有一具男人的尸体,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尸体已经开始{kāi shǐ}腐烂,有几只苍蝇在洞中飞舞,一股熏人的尸臭味儿不断从里面飘散而出。陈芳芳赶紧捂着嘴,差一点就要呕吐出来。

  乔灵运和陈芳芳离开洞口,他掏出手机给郭天打电话,让郭天迅速带法医到这里来,将尸体运回去解剖。然后对陈芳芳说:“我留在这里等郭天他们,你马上赶回城去,带人严密监视亚美服装总公司副总经理郑维山和女服装模特儿尚美美的行踪,等候我的命令!注意,一定不能让这两人脱离你们的监控视线,明白吗?”

  “是!保证完成任务。”陈芳芳爽快地应答着,然后快步朝山下走去。她知道{zhī dao},这案子立马就要结案了,浑身感到一阵轻松,心中对乔灵运的敬佩又深了一层。

  当晚,亚美服装总公司的副总经理郑维山和女模特尚美美双双被拘传。

  在刑警大队的问讯室里,乔灵运首先对尚美美进行了审讯。

  姿色可人的尚美美端坐在椅子上,张大着那双风情万种的大眼睛,困惑不解地看着乔灵运等人。

  一番诸如姓名年龄{age}职业等例行问话之后,乔灵运猛然将声音提高了3度,厉声问:“尚美美,把你杀人的经过交代清楚!”

  “我……杀人?没、没有,我……不明白!”尚美美身子猛地一震,说话变得语无伦次。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雪里埋不住人。你自以为干得天衣无缝,无人知晓,是吧?那我问你,10月4日下午你在什么地方10月6日晚上你又在什么地方?在这两个时间里,你又干了些什么?”

  “我……我在家里,什么也没干。感到有些不舒服,在……在睡觉。”尚美美垂着头,不敢迎视乔灵运那穿透力极强的目光。

  乔灵运优雅地笑笑,不像在审案子,倒像在拉家常似的说:“你既然遮遮掩掩地不想说实话,那就由我替你说了吧!10月4日那天下午,有一对年轻的情侣到峡口风景区游玩。他们携手来到一片被杂木林掩映的山冈的斜谷间,那地方阳光温和,安谧僻静,无人光顾,真是理想的谈情说爱{ài}的地方。两人卿卿我我,难以忍耐情欲之火的燃烧,便在草地上做起爱{ài}来。也许是太乐了,乐极生悲,女的无意识中紧紧扯住男的脖子上的领带,竟然把男的勒死了。那男的叫温立欣,那女的就是你——尚美美,对不对?”

  “不、不是我!”尚美美惊慌地喊叫起来。

  “且慢!我还有下文没说呢。”乔灵运依然不紧不慢地道,“你一时失手杀了你的情郎,然后独自逃走。你想,温立欣突然失踪,别人会怀疑到你的头上,因为你俩到峡口风景区去的事,公司里有人知道{zhī dao}。于是你设想,如果温立欣被认为杀了人的话,逃躲是必然的,那么对于他的失踪,就不必担心{worry about}别人怀疑到你的头上来。另外,欧阳明美是温立欣原来的女朋友,虽然温立欣现在已移情于你,但欧阳明美仍不想放弃。基于嫉妒和独占欲吧,你早就想置欧阳明美于死地。于是,你装扮成温立欣的模样,并用他的名字登记住{remember}进了峡口休闲屋,学着温立欣的嗓音打电话给欧阳明美,将她约来。你暗藏在房门后,在欧阳明美步入204房的一刹那,你用温立欣的绢丝围巾勒住她的脖子。欧阳明美的身子向前俯倒时碰在了沙发靠背上,她鼻腔被磕破,鼻血喷了出来。很不幸的是,温立欣的旅行{trip}帽和风衣都搁在沙发上,鼻血全喷在了上面。你不能穿戴这些衣服了,于是,你只好脱下欧阳明美的衣服穿上离开现场,我说的没错吧?”

  尚美美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白,额上的汗珠子不停{bù tíng}地滚落下来,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尚美美你不知道吧?其实温立欣并不是死于你之手!当时你以为失手勒死了他,慌慌张张逃下山去,可就在你离开后不久{shortly}。他便醒过来,但不想被暗中跟踪你们上山的另一个人害死了。”

  “是、是谁?”尚美美抬起头来看着乔灵运。

  乔灵运朝门外喊道:“带进来!”

  两名刑警押着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

  尚美美转过脸看那男人一眼,失声道:“郑总经理?!”

  乔灵运继续说:“不错,是郑维山杀死了温立欣。郑维山一直在暗中爱着你,这你也应该有所感觉吧!但他自知没法与温立欣竞争,因此一直未敢公开向你表白。你和温立欣在山谷的树林里所做的一切,都在他的暗中监视中。当你以为失手勒死了温立欣,惊慌失措地逃下山去后,郑维山认为机会来了,只要以此为要挟,不愁得不到你。就在他准备下山时,突然听见温立欣哼了一声。他转回身子一看,发现温立欣还没有死,刚才只是昏死过去。为了以此来控制你,同时也除去竞争对手,于是他对温立欣下了毒手。之后,郑维山又跟踪你到峡口休闲屋,就住在你隔壁的206房。看见你穿着欧阳明美的衣服匆匆离开后,他悄悄走进204房。为了袒护你的罪恶,让人认为凶手绝对是个男人,他在欧阳明美的尸体上干了那种恶作剧,然后将尸体移到花园里。经过就是这样,尚美美、郑维山,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两人对视一眼,双双垂下头去。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洞房夜冤案

下一篇:停止的时间

标题:花丛中的全裸女尸
地址:http://www.deseloper.org/mnkiodj.html
声 明:k8凯发娱乐花丛中的全裸女尸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凯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