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èi zhi』:首页 > 原创鬼故事

关中怪谈之怀玉

来源:凯发娱乐故事网时间:2019-03-25作者:xiemengze
凯发娱乐

    怀玉也叫养玉。是依靠人体改变玉石成色和质地的一种方法。这种风俗不是关中一带特有的,全国其他『qí tā』地方也很普遍,只是关中地区的怀玉却有着其独特的方法。五爷的《取篴ttitudes』问霞已浴肪图窃亓艘桓龉赜诨秤竦墓适隆
    在远古时代,自从有人发现玉器这种装饰品的美妙之后,很多人就都热衷起来。从那时候『When』起,应该就有怀玉这种事情『affair』了。关中的怀玉是与别处不同的:一个三岁的女婴,倘若仍旧没有长牙,这便是可以『 kě yǐ』怀玉的征兆,这姑娘便是玉童。这时候『When』,家长要千方百计买来一块好玉给她戴上,万万不能摘掉,等到出嫁的时候这块玉无论成色、内文还是质地都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质的变化,即为上品,其价值为原来价值的十倍以上,这出售之后一部分作为嫁妆,大部分成为玉童父母『Parental』的日常费用。倘若携玉的女童长到十岁,仍然没有牙齿,这怀中之玉则为极品,数百年没有一块,一旦出现,这玉不仅『bù jǐn』价值连城,这女儿也出落得更加美丽,过了十八岁,牙齿自然『natural』会长上来,这玉就养成了。然而人的精力有限,一个玉童一生只能养一块玉。因为玉石在养玉过程中要吸收玉童的精气神才能焕发光辉,所以这姑娘在十八岁之前很是瘦弱,但是十八岁之后,身体会慢慢好起来,但是要活过四十岁,怕是非常艰难,而且『ér qiě』这种玉童所生的孩子,成活率很低。这便是有利有弊,天地平衡的原理吧。当然,这普通的玉童且不常见『cháng jiàn』,百年不遇也不算夸张,十岁还没长牙的玉童就更难寻觅了。
    如果这家人家境殷实,玉童能够不为嫁妆和娘家的衣食担忧,这块玉便作为嫁妆,一直戴在玉童的脖子上。这玉童的命运就与穷人家的截然不同了,因为有句俗话:人养玉,玉养人。当然人先要养玉,玉之后才能施恩于人。就是这个道理。这样的玉童在婚嫁和生育上必然优先,生下的孩子自然『natural』非常健康,而且『ér qiě』这玉童也能长命,死后将所养的玉含于口中,还能保证尸体较长时间内不腐化。
    关中有一个姓善的人家,家境贫穷,成家十余年未能生育。在善老四十余岁的时候,这对老夫妻才得了一个女儿。老两口自然非常欣喜。三岁时候,这孩子竟然没有长牙,这让生活与困顿中的善家夫妻非常高兴,要知道『knew』,这孩子可是玉童啊。遂给女儿取名怀玉。老两口将家中所有『all』的积蓄都拿出来,却无法『to be』买来一块成色哪怕一般的玉。然而,怀玉没有长齿的消息传开之后,很多人都来看着玉童,甚至有人出高价收养怀玉,老两口说什么也不答应,仍然默默地寻找着那块能够给自己『zì jǐ』带来命运转折的玉。可是,穷困人家找块馒头也算艰难,更别说玉器了。要是在怀玉三岁生日之前找不见好玉,这个玉童可真就毁了。
    事情『affair』的转机出现在这孩子生日那天,也就是惊蛰这一天,老两口已经决定放弃了。善老说:“孩子虽然有那天赋,却没有那个命,我看算了。不养玉就不养了,咱们把她养大,她平平安安就好了。”老太太也同意,可是就在那天晚上,老太太身体觉得异样,不三刻便生下一个小女孩儿!这小女孩儿身体大小与一般婴儿无异,只是行为举止绝对不是一般普通的婴儿。这事件以为非常奇特,善家老爹便请来五爷,五爷亲自看过,并把这件事情记载在《任氏家言》里面:这孩子生下来就能依依呀呀地说话,五爷说,这孩子是怀玉的双生,在胎中成长三年,也无牙齿,双手中攥着两块碧玉,有好事者鉴定后断定:此玉人间绝无仅有,如果姐妹『sisters』二人养玉十五年,更是难得极品。从此,这家的生活开始『appeared』丰富起来。新生小儿唤作“怀璧”。怀璧长得很快,不几月便和姐姐一般大小,这正好印证了五爷“胎中成长三年”的说法。
    贫贱夫妻百事哀,半年之后的一天傍晚,怀玉和怀璧在家中玩耍,善家夫妻去田间劳作,等待回来的时候发现怀璧不见了,只有怀玉一个人坐在地上嘤嘤地哭。善家老夫妻大吃一惊,忙问怀玉:“妹妹呢?”“被人抢走了!”夫妻二人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双双病倒。这之后,二人慢慢磨平伤痛,打算将怀玉抚养成人,嫁个好人家,平平安安也就烧香拜佛了。
    当然,这怀玉在十岁的时候仍然没有长牙,说话很不清楚。众人都说:善家老爹前世积德,才能有这么好的玉童降临,将来吃香的喝辣的,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二老笑笑,心中的苦楚无人能解。待到怀玉十八岁的时候,就要出嫁了。这对夫妻又犯了难,这块玉到底怎么处置,究竟是给孩子留着呢?还是卖掉置办嫁妆,改善困顿的现状?善良的善家夫妻想起失踪的怀璧,便流下泪水,善老太太说:“留给孩子吧。这玉可是孩子拿命换来的。质地这么好,这孩子将来一定平平安安,长命百岁。”善老爹点点头,看着怀玉已经完全『wán quán』长起来的洁白的牙齿,心中有了些许的安慰。这怀玉却不同意:“大、妈,你们养我多不容易,有一口吃的也要留给我,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好不容易我能报答你们了,你们仍然护着我,我要把这块玉卖掉,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善老爹笑着说:“人养玉,玉养人,你卖了这块玉之后身体会很差,我们必然担心『 dān xīn』,整日提心吊胆,纵然是天天山珍海味,又有什么味道呢?这算得上是好日子吗?”怀玉不说话,善老太太说:“你妹妹怀璧胎里带来的玉,她被人抢走了,你卖掉这个,我就一点念想都没有了。”说完又流下眼泪来。老太太长期流泪,眼泪早已经哭干了。
    怀玉顺利出嫁,嫁到了三十里外的下庙村给一个大户人家做姨太太。虽说是大户人家的填房,怀玉却并没有受多少苦。这大户人家姓秦,在当地口碑极佳,是一个耕读传家的大户,秦家大房为人谦和,与家人相处和睦。这秦家人早知怀玉乃是玉童,且是百年难遇的玉童,更是尊重。加上怀玉父母『Parental』为女儿起见,不顾自家生活困顿,毅然“完璧”将女儿出嫁秦家,可见其钟爱『love』程度,于是更加尊重怀玉双亲,生计上时常资助,善家老夫妻倒也过得自在,只是想起被抢走的怀璧,不免伤心,时常长吁短叹,善老太太常常说:“也不知道『knew』这怀璧怎么样了。究竟是死是活?倘若闭眼前见得一面,也得心安了。”

    这样平静地过了几年,日本人来的时候,怀玉已经产下一个儿子。这孩子满月之后,怀玉便开始『appeared』频频做梦:在一个深宅大院里,她被一群人吊起来用鞭子抽打,疼得嘴唇都咬破了。可是就是醒不来。这伙人打完怀玉,便开始坐在地上抽烟,等歇够了,接着打。就这样打了一夜,天亮才醒来。怀玉揭开衣服一看,全身上下都是伤痕,连孩子看了都大哭起来,不愿吃奶。怀玉以为其中必有什么缘故,未弄清楚之前,她并不想声张。之后,怀玉仍然做梦,每天晚上内容不同,但是都与挨打有关。有一天晚上,她正在梦境中的这家饭厅吃饭,一个男子冲过来对着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play』:“你的父母不稀罕你,我也不稀罕你。要了我们那么多彩礼,还把玉都带走了。一分钱嫁妆都没有,你吃屎去吧,还有脸吃饭!这下好了,你父母以为能卖个好价钱,我今天听说那块玉早就烂了,次品都不算,包子都换不下一个。”说完暴风雨一样的拳脚下来,怀玉周身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
    清晨起来,怀玉精神很差,孩子不停『bù tíng』地哭闹。秦家怀玉的老爷来看她,见她这般尊容,不免心疼,忙问怎么回事,怀玉见这样下去非死在梦中不可,便说了这奇怪的梦。秦家老爷大吃一惊,却不知道如何『how』是好。怀玉道:“去请任家老五吧。”这秦老爷立即明白,套了快马,飞奔五爷的茅草屋。
    五爷匆匆赶来,简单听说之后,道:“把你的玉拿来我看!”怀玉拿出那块宝玉,五爷在手中反复摩挲,良久,道:“这玉比起我刚见过的时候要滋润岂止百倍,必然不是一个人养得。”这时候,善家父母也在近前,怀玉哭泣不止,秦家老爷问:“老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五爷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有一个办法,可以『 kě yǐ』把谜题解开。”五爷拿出一个特制的酒薄簍icket』股弦┚平桓秤瘢盟豢诤认氯ァ;秤裼α耍灰。戳票『ticket』寄貌蛔。鱿戮票脸了ァV谌瞬唤猓逡溃“不妨事,我等且到偏厅喝茶休息,两个时辰之后过来便是。”众人看了看睡熟的怀玉,怏怏离去。
    这边怀玉沉沉睡着,那边五爷和众人谈话。秦老爷道:“老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五爷道:“我刚才看怀玉身上那块碧玉,按照一般规律,远远养不到如今这个程度,因为十八岁时候的玉是最佳状态,之后成色渐渐稳定,并略有缩减。而怀玉的碧玉不仅『bù jǐn』没有衰退,反而『but contrary』愈加青翠,质地更趋完美,这不是很奇怪吗?所以我怀疑,怀玉的妹妹怀璧必然是出了什么重大的变故,才造成怀玉如今这种不正常的状态。”善家老夫妻突然之间抽泣起来:“老五你能掐会算,给我家怀璧卜上一卦,我知道她在哪儿,去看上一眼也就瞑目了。”五爷道:“这推算之术对于常人倒也能有八分准头,只是要详尽知道她的下落却也难了。算量太大。再者这怀璧乃是大月所生,整整怀胎四十多个月才出生的,属于异人,却推算不得。”怀玉父母有些失望,只好寄希望于怀玉了。
    两个时辰之后,怀玉清醒过来,众人围坐在她的周围,她却突然间面色铁青,呼吸受阻,喉咙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之间,怀玉吐出几个红色圆球状的东西,这才恢复正常。众人担惊受怕,五爷笑笑道:“不妨事。”用手帕接了那圆球状的东西,一人分得一个,最大『largest』的给了怀玉拿在手里。此刻五爷道:“众位照着我的话做就行了。”众人得令,拿了红丸在手中,五爷念了几句闭目养神之类的催眠术语,这几位便坐在原地沉沉睡去。众人脑海中显出一个清晰地景象来:
    三岁的怀玉和刚刚出生半年却已经三岁的怀璧在家中玩耍,父母都不在家。黄昏时分,门外响起一个特殊的叫卖声:“换底了!换锅底了!”这叫卖声原本是属于一个经常在这一带游走的老年箍匠的,观众地方这类小商贩都有着自己『zì jǐ』固定的游走路『walk』线和势力范围,除非负责『fù zé』这个地区的小贩出了什么重大的变故,一般不会有变化。一旦这个小贩出现状况,行业内其他人士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得知,然后由总的行会老大重新派过一个过来,当然,当地习惯了那个小贩的民众还会有一段时间不适应,之后才会慢慢接受这个新人。这个箍匠的声音很年轻,也很新颖。村里人都以为原来的老箍匠出了什么问题『wèn tí』,纷纷出来看,去发现这老者带着一个年轻人在街巷里面游走,众人这才放心。有好事者还问:“怎么你不喊了,带了个后生过来。”老者答道:“走不动了,带儿子过来跟各位乡亲打打招呼,算是交代了。以后还得仰仗乡亲们多多照顾。”众人点头,并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这个年轻人。

    这村里人看完热闹,便各自回家吃饭,关中地方,吃完晚饭便是要睡觉了。但是这时候吃饭的人家,大抵都是富足的人,地里的劳作自然有佃户和长工完成,自己全然不用操心。所以街巷中很少有人了。善家夫妻贫苦,尽管已是天擦黑的时候,却仍然不得回家。因为善家住在村口很远的地方,算是村外了,相对来说人更稀少。而这对箍匠父子就轻而易举地翻过并不太高的围墙将那年岁较小的怀璧拐走了。他们当然知道,怀璧比怀玉更是难得,那怀璧较怀玉更白净一些,所以也不难辨认。
    怀玉拼命地喊叫,只是无人听见,甚至在对方得手之后,还狠狠地甩了她一个大嘴巴子,将她打晕过去。箍匠带着孩子立即离开『lí kāi』,从此再也没有在这个村子出现,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向,村里人也是在长久不见那箍匠来,才发觉的。后来这个行会给这个村子又配来一个箍匠。可是一直以来,没有人把怀璧的丢失和箍匠的失踪联系起来。因为善家这种穷人,一般是没有好友的。
    众人这才明白,当年拐走怀璧的乃是那对箍匠父子。众人的脑海中继续闪现着镜头,那对父子将怀璧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个地方人说话已经有些口音,但大部分还都能听懂,这对父子也操持当地的方言,看来这父子原本也不是本地人。怀璧就被这儿子箍匠收养,一直到长大成人。孩子一直倒也受到相当的照顾,好吃好喝。到了十岁,怀璧仍然没有长牙,这家中人都高兴起来,特别是那老箍匠,高兴道:“我知道我这些年没有白费,我早就看出那个地方会有极品玉童出现!咱们田家有转运的机会了!”说完竟然断了气,一命呜呼。
    怀玉长到十八岁,那块玉早已经晶莹剔透,价值连城,箍匠先将这怀璧给一个大户人家看了,并将那胎中带来的极品玉给这大户看了,定下婚约,拿了彩礼,随后就将玉卖给了一个当地颇为有名的玉匠,这玉匠之前来过箍匠家中几次,估计是来看货的。这次终于得手,高兴地倾其所有『all』将玉买下,箍匠自然乐意,不仅收了大笔的现洋,还将城里的两家玉铺子占为己有。那玉匠带着玉准备远走他乡。箍匠也将所有产业兑换了现钞,不知所踪。
    怀璧几乎『jī hū』裸身嫁出去了,这箍匠拿了银钱,自然不会再吐出来,所以怀璧尽管嫁到了大户人家,这家却也是极度贪婪的人家。见她身上没了玉,早就厌了三分,加上箍匠还为此讨了诸多的彩礼,更是厌倦。那大户人家的老爷常常道:“原本以为有玉的,带来却没了,竟然讨要那么多彩礼,要不是早先有了婚约,见不得那箍匠,早将你一把掀出门去。如若不是已经拜堂成亲,早就将你卖到窑子了!”怀璧只能偷偷流泪,每日沉默寡语,在当地,早就没有了一个亲人,除了这个嫁到的地方,没有一个地方可去。谁料,有一天晚上,怀璧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一个沙漠里面,箍匠和那个玉匠被一群狼追逐,无论他们怎么躲,都逃不脱,因为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绿光闪闪的一块碧玉。这怀璧看得清楚,那正是她从胎里带来的那对碧玉。狼群渐渐围拢了两个人,他们却不管不顾,只是疯狂摘取对方身上的玉。狼群渐渐将两个人淹没,那对玉也消失不见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怀璧身上的玉就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大户见了,分外欢喜,竟伸手去夺,一把抓下来,将怀璧的脖子都抓破。谁知道那玉到了大户手中,竟然变得黯然无色,毫无光泽。拿去变卖,城里的玉匠笑得眼泪都出来:“这块烂石头也想卖钱?包子都换不了半个。”
    从此之后,怀璧自然更受冷落和欺负,不断有人打她,连下人也敢于对她动手。这样过去了半年光景,怀璧实在无法『to be』忍受,吞下那块被斥为烂石头的碧玉,一会儿工夫,她的整个身体就变得晶莹剔透,就好像玉石一般。整个屋子异常寒冷,因为是在夜里,这个屋里的所有人都被活活封死在冰晶中。而在外人看来,这个屋子好像突然之间消逝了一般,没人再能看见。而怀璧体内的碧玉,也化作一道绿光,飞向了怀玉身上。怀玉身上的玉原本已经停止养玉,竟然继续改变质地和光泽。
    众人清醒之后,怀玉说了一句话:“我要去救怀璧!”五爷道:“这连地方都不知道,你如何『how』去救?况且这封存这么久的人,必须在夜里才能看见这个地方,你孤身前往是根本不行的。”怀玉道:“我经常会听到有人叫我:姐姐,快救我。快救我!我不能再等了。”五爷道:“今天晚上我来帮你,要不然一切都是徒劳。”怀玉点点头。
    到了晚上,众人都被要求回避了。过了子时,五爷和怀玉由秦家大门里面出来。怀玉分明看到一顶轿子悬在半空,却完全『wán quán』看不见抬轿的人,狠狠地揉了揉眼睛,竟然还是看不见,不过怀玉还是有办法,拿出碧玉一照,那抬轿的四个小鬼便在眼前了,不是别人,正是那箍匠父子和那个玉匠,还有一个人化成灰也认识『known』,就是每天殴打怀璧的大户。怀玉笑笑,道:“万事终有报,你们也有今天。”五爷大吃一惊,见那几个小鬼都拼命避免被这玉的光辉照到,赶紧组织怀璧:“快收了吧,晚了的话就救不了怀璧了。”怀玉这才收了玉,和五爷一起『with』上了轿子。哪需要一个时辰,那梦中的地方已经到了。怀玉看见这一片荒芜,知道是自己肉眼凡胎看不得这阴司的东西,便拿出碧玉,一路找下去,终于照到怀璧寻死的地方。她将玉放在怀璧的胸前,一会儿工夫,怀璧的影子便由这水晶身体中出来。见了怀玉,怀璧先行了礼:“我知道姐姐会来救我,可是一切都晚了,我是活不过来了。不过我的灵魂能够走出冰封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原本想着将这里的人都封存在这里,谁知道最后竟然只有我一个人的灵魂被锁住了,其他人都死了。”
    五爷道:“怀璧,你错在太过着急,将他们全部当时就弄死了,还未冰封完成,他们已经死去,灵魂当然会离开『lí kāi』。不过这也是天意,如果他们现在他们现在仍然冰封,你姐姐便是神仙,也救赎不了你的灵魂。”那怀璧听完,向五爷行礼之后,便连同五爷、怀玉一起『with』坐上轿子,回了秦家。这一家团聚这一夜自然不提。鸡叫的时候,怀璧便离开了。
    在《任氏家言》的最后,五爷评论说:一样命运的玉童,在贫苦的家庭『jiā tíng』却能够得到常人不能得到的关怀和爱『love』护,出嫁时竟然连最珍贵的玉都没能出售,这重亲情而抛却利的善家夫妻自然会受到大家的尊重,即使他们很穷。而怀璧却截然相反,连养育自己的人都以牟利为目的,自然不会受到别人的认可,一旦没有了赖以生存的价值和利益,她的苦和泪也在情理之中。要获得别人的尊重,却又不愿意抛掉利,这不是很愚蠢吗?
    怀玉在怀璧死后不久『bù jiǔ』产下一名女婴,手中仍然握着两块碧玉。而怀玉那随身带着的玉却从此不知道踪影了。(怀玉完)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关中怪谈之化肤

下一篇:迷魂墓

标题:关中怪谈之怀玉
地址:http://www.deseloper.org/bdie.html
声 明:k8凯发娱乐关中怪谈之怀玉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凯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