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èi zhi):首页 > 原创鬼故事

关中怪谈之族刑

来源:凯发娱乐故事网时间:2019-03-25作者:xiemengze
凯发娱乐

    在关中农村,宗族的势力往往要大过基层政权的势力。所以在很多基层的工作中,做好宗族的工作显得尤为重要。有些村子百分之八十的都是同宗,当然在政策上要有所倾向。有农民告状村主任一手遮天,其实真实的情况就是本宗族的人得利,其余的人肯定要吃亏。这是必然的。当然,宗族在建国初和文革时期是并不明显的,因为当时以阶级斗争为主,很多亲友都互相揭发甚至划清界限,宗族根本成不了气候。然而在改革开放之后,这种势力就渐渐露出端倪。之后势力不断增强。而在清末和民初,宗族的势力非常强大,甚至一度( dù)达到控制地方政权的地步。
    据五爷说:当时的宗族很厉害(Fierce),可以( kě yǐ)有自己(zì jǐ)的私人武装,甚至可以( kě yǐ)私设公堂,杀人、囚禁,政府都无权插手。
    我今天见到的这个人,就是当年从外面逃回来的一个老兵。他的经历,更是离奇
    清朝末年,左宗棠平定回民起义,数以万计的陕甘回民被迫西迁,这些人被称为“老陕”。这些老陕相当一部分甚至逃到今天的中亚地区。现在在俄罗斯等地的“陕西(Shaanxi)村”就是当年西逃回民的后裔。但是这些人时时刻刻都想着要回到陕甘他们祖先生活了几个世纪的故乡。
    西迁的日子是很难过的,因为容貌、语言、风俗上的巨大障碍让他们很难与当地土著民族融和在一起(with)。很多人也是基于此才决定在这块有水草的管道旁边落户,作为暂时的住所。当然他们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仅(bù jǐn)要对付前来清剿的清兵,还要与当地势力抢夺地盘。这块有水源的地方在缺水的大漠里绝对不可能(would)荒凉,原来毛希族的领地已经占领了这里。毛希族是这一带大漠里最有实力的游牧部族,老陕人的到来当然侵害了毛希族的利益。老陕在打败无数次前来清剿的清兵之后,毛希族对商族的打击也陡然停手,他们认为,一个敢跟朝廷的兵士作战甚至无数次胜(win)利(victory)的民族是优秀的民族,是英雄的民族,所以对他们刮目相看,甚至把自己(zì jǐ)控制的十七个水源地分出两个来分给老陕们。让他们在这里落地生根。可是他们那里知道(knew),老陕与清军的作战是在以命相搏,一旦战败,不死也要落个充军流放。
    老兵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与这个老陕人群结下梁子的。老兵叫陈凯,是山西人。他告诉我:“当年我在山西当兵,后来袁世凯要当皇帝的时候(When),阎锡山要舔袁世凯的腚,把自己的亲爹阎老太爷送到北京观景,说是观景,其实是给袁世凯当人质。意思是,你袁世凯当皇帝吧,我阎锡山支持(zhī chí)你。我就是在当时到了北京,后来辗转又跟着几个营到了新疆。”
    以下是老兵的经历:
    我刚到新疆的时候(When),还是一个小兵,什么人都能欺负我。跟着一个连长,我只知道(knew)连长,连长往上的官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们在大漠和草原上烧杀掳掠,什么都干。有一天,连长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一个消息。说是离我们驻地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老陕村,那里的老陕很会做买卖,积累了大量的财(ticket)Α5蓖恚颐橇礁鲂”痛徘谷チ死仙麓逄铰贰
    这是一个普通的村子,但是能明显看出与其他(other)村子的不同。这些房子有着明显的中原特色,而不是新疆的宗教特色。这里祭拜祖先而不祭拜真主。这里有宗祠,而没有寺庙。所以一眼能看出这里是老陕居住的地方。

    我们摸到宗祠后面,看见里面灯火通明。朝里面偷偷窥视,看见一个族长模样的人在主持开会,会场气氛非常紧张。那族长正在训话:“咱们这笔财富,是我们积攒了很长时间的,是将来要用到回山西的路上的。因为这笔数目不菲的财(ticket)Ρ环旁诖竽镆桓龇浅R氐牡胤剑斡敕挪票Φ募父鋈硕际亲謇镄诺霉娜宋铮(but)在放置了财宝之后,我将财宝的地点隐藏在一个谜题里,将谜题交给了罗锅叔,我已经服了慢性毒药。参与安置财宝的几个人也都追随我而去。” 我们打听到一些细节,之后就回去报告了。
    当天晚上,一支由两三百名扛着枪的散兵游勇组成的队伍来到了寨子里。这支队伍就是我们的队伍,我们的连长姓张,他在到达寨子的第一天就宣布,这个寨子以后就“军管”了。他带领兵士在寨子里转悠了三圈之后,终于决定把“营帐”驻扎在刚刚建成不久(bù jiǔ)的宗祠里。在这个寨子里面,宗祠应该是最新也是最豪华的建筑了,也难怪这个张连长会看上这么个地方。当天晚上,张连长和我们弟兄们把从寨子里抢来的羊宰了不少,在祠堂门口架起了大锅(当然这锅也是抢来的),开始(kāi shǐ)炖羊肉,这是我们这次“远征”以来吃得最好的一次晚饭了。整个寨子被羊肉奇特的香味笼罩着,一种危机在这股浓郁的羊肉味中也散落开来。
    当天晚上,张连长准备(gǎn)菹ⅲ⑾朱籼玫墓┳朗撬醯淖詈玫胤剑墒枪┳郎习诼伺莆唬盟醋藕懿凰凰担丶钦剂怂醯牡胤剑婧笳帕ぞ头⒎枇耍“把这些木头统统给我扔下去,明天当劈柴继续炖羊肉。”手下听命,一下子就把供奉着的商族祖先所有(suǒ yǒu)排位给呼噜到地上去了。
    住在祠堂旁边的茅草房有一户人家,按规定要给张连长腾出地方来,但是正好里面的小孩儿病着,他娘出来的速度慢了些,张连就下令用火点了房子,孩子娘尚在茅屋里收拾那一灌海盐,大火就烧起来了。那女人眼看着是出不来了,把病重的孩子向着火没烧到的地方扔了出来。随着(suí zhe)一声凄厉的喊声:“救救我可怜的孩子……”这女人和这间小茅屋被火苗吞噬了,等到族人把她的遗骸从火里挖出来的时候,整个焦黑的身体缩小了一半。
    这个女人的死亡已经让族人愤怒至极,如今祖宗的灵位被扫落于地,更是让他们的仇恨像火山一样爆发了。这晚,我们一干人等吃饱喝足睡得正香,周围的族人却早已经设好埋伏。寨子西方突然一声枪响,我们连忙拿起枪杆,衣服都顾不得穿好向外奔去。走出祠堂不远,周围枪声乱成一团,我们自顾不暇,方向都辨不明确,就被射杀。不过半个时辰时间,我们的弟兄死的死,伤的伤,其余九十余人包括我和连长在内被五花大绑押到祠堂。

    祠堂里灯火通明,族人祖先的牌位已然被重新安放,当我们被押上来之后,一个罗锅和所有(suǒ yǒu)在场族人的表情都变得阴森可怕。领头的张连长被推倒中间的空地上,他胡乱穿着的衣服因为被拉拽和捆绑更是凌乱不堪,这是他完全(completely)没有了刚才的霸气,跪在地上缩成一团,磕头如捣蒜:“各位爷,小的真的……请各位爷饶命啊!饶命啊!”涕泪俱下,周围人一看他这副怂样子,对他更加反感(gǎn)。有人不等他絮叨完,就已经在他身上显示拳脚了,众人打了一阵,罗锅两手一挥,众人停下。张连长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变得五颜六色,分外出彩。
    “辱我族人灵位,烧杀我族人,死一百次也不为过!三段烧,然后枭首!”众人得令,开始(kāi shǐ)在宗祠外面点起大火,几个人将张连长抬起来,固定在一个特制的架子上,只将脚放在火里烧烤,空气中的一片烤肉的焦糊味在羊肉味还没有散尽的宗祠周围弥漫开来,也不知道他吃下去的羊肉的羊粪是否已经到了脚上。张连长不停(back again)地挣扎,却苦于被固定在架子上,大幅度动弹不得,只能扯着嗓子喊:“各位爷,饶命啊。饶命啊。要不就给个痛快的吧。啊……”他终于支撑不住,晕过去了,脚上的燎泡被火烤破变成焦黄,并吱吱地渗出油来。我们几十个在旁边观看这胜(win)景的兵士看到这个情形,无不身体瘫软,难以支撑,只觉得大限已近,纷纷倒下,只有两个人口吐鲜血,立地毙命。我抬眼一看,原来这正是奉张连长之命将牌位从灵堂上抡下准备做劈柴的兵士,他们看到张连长的下场,早已吓掉了魂儿,咬掉舌头,彻底解脱了。
    紧接着,张连长被拉了下去,就关在宗祠后面的杂货间里,并有专人看守。那罗锅又下一令:“其余人等放到寨子东面十六里营喂狼!”所有被敷的人都吓得面如土色,纷纷告饶。这九十人被重新绑了个结实,押到十六里营,并排摆着。老陕人将两个咬舌自尽的兵士的尸体放在一边,然后径自离开(absence)。
    不一会儿工夫,闻到血腥味的狼群便开始向这边移动了,随着(suí zhe)狼嚎声的不断增加,声音更加明显,这群人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葬身狼腹,不免齐声痛哭起来。因为哭声太大,狼群听见哭声反而(fǎn ér)慢下了脚步,不敢贸然前来。这群人中间有一个人始终面无表情,并没有表示出过分的恐惧,他就是山东大汉刘穷,刘穷用肩膀碰了碰旁边的我,道:“陈凯子,别哭了!用嘴帮我把绳子咬开!”我哪里顾得上理他,自顾地专心呜呜哭。这刘穷猛地用头把我撞趴下,用自己的嘴尽最大(largest)的努力很快解开了我的绳子,我当时就呆住了,竟然不敢相信这眼前的情景,因为生死转化太快。刘穷对着发愣的我道:“快帮我解开,发什么愣呢!”我这才明白过来,赶紧给这人解了绳子。我正要给其他(other)人解绳子,刘穷立刻阻止我:“都解开咱们谁也跑不了!快走!”其余人都大喊大叫,咿咿呀呀地在临死前做着无谓的挣扎,也有央求我们解开绳子救命的。但是为了我们能够顺利逃出去,我只能咬咬牙,奋身离开(absence)。我们两人朝着前方一处土洞狂奔而去。
    这是一处安全(ān quán)的藏身地,张连长带我们来的时候就在这里躲避狼群的追击的。这个土洞离狼群所在的地方并不太远,所以我能明显听到自己弟兄遭遇狼群时候的凄惨叫声。大约(about)半个时辰功夫,声音开始减弱,直到只听到骨头被咬碎的声音和偶尔的一两声狼嚎。狼群吃饱后离开了。
    两个人战战兢兢地挨过了一个晚上,在天快亮的时候,我们才敢慢慢探出头来。但是又不敢贸然地出来活动,只好在山洞里面来回走动,活动一下紧张僵硬的筋骨。我们走到山洞里面,发现里面倒是挺深,于是起了兴致,因为实在没有事情(shì qing)做。越往里面越黑,什么都看不见,必须要摸着、脚蹭着地才能慢慢地往里面移动。幸好这个洞只有一条通道,一旦遇到岔口,非死在里面不可。我们两人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因为洞里面空气越来越稀薄了,我说:“老刘,咱们还是别进去了吧。我快憋死了,这里面的味道也不好闻啊!”刘穷不理我,继续往前探。我根本不想往里面走,但是也害怕和刘穷分开之后自己没办法活下去,所以很矛盾地跟在他后面,摸索地前进,步伐犹犹豫豫的。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标题:关中怪谈之族刑
地址:http://www.deseloper.org/bzfimns.html
声 明:k8凯发娱乐关中怪谈之族刑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凯发娱乐